以案说法

当前位置:首页>> 交流互动>> 以案说法

老人在养老院里自缢身亡 养老院担责10%

发布人:管理员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 访问人数:   发布时间:2018-04-28 11:45:52

“当天值班主任不在,养老院未尽到合同中所要履行的义务,你们必须要负责!”李某说,由于工作性质原因无法照顾年迈的父亲,遂将父亲送到了新疆石河子市某养老院(以下简称养老院),原本想让养老院工作人员精心照顾父亲,却不想,最终得来了父亲在养老院自缢的消息。

  20091130日,李某将父亲送到了某养老院。双方签订一份《老年公寓入住协议书》,约定按照李父完全能自理收取费用,养老院将提供有偿的医疗保健、护理、生活照料、饮食、取暖、卫生等项目的服务,合同期限为20091130日至20101129日,如合同到期后李父继续居住,养老院未提出异议,即视为合同期限自动延长。此后李你一直居住于养老院。

  2017127日(农历大年三十),李某将父亲接回家中吃过年夜饭后,将父亲送回养老院。2017129日(农历春节初二)下午17时左右,又将父亲接至家中,下午又将其送回到养老院。李某回忆说,并没有发现父亲有什么异常行为。

  2017130日早上711分许,养老院工作人员逐间房间喊老人起床。当日9时左右,养老院居住的其他老人在养老院后院的健身器材发现李父异常,查看后发现李父死亡,遂通知养老院工作人员。工作人员立即向公安机关报警并电话通知李某。

  经公安部门法医鉴定,李某的父亲不排除缢死,死亡时间为721分,李某对父亲系上吊自杀无异议。

  李某认为当天护理部主任脱岗,未及时发现父亲行为异常,未及时制止其所进行的行为,事发后两小时才发现父亲身亡,李某要求养老院担责,双方却无法达成一致。于是,李某一纸诉状将养老院告上了石河子市人民法院。要求养老院支付死亡赔偿金170445元、丧葬费28172.50元予以确认;误工费6946.65元。

  石河子市法院于201788日立案后,11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。

  经查,健身器材位于养老院后院,由养老院管理,设有监控,其监控影像设置于养老院警卫室,警卫室实行二十四小时工作制。李某与养老院签订了入住协议书,双方成立服务合同关系,养老院作为经营者和提供服务的合同一方当事人,对李某的父亲负有安全保障义务。即在其所能控制的范围内,对接受服务人员的人身安全负有谨慎注意和照顾的义务,采取力所能及的措施防止接受服务人员受到人身损害。

  本案中,李父精神正常,具有自理能力,属于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,养老院对其并无监护义务。其走出养老院后门前并无异常,养老院难以发现其存在自杀倾向。事发时,养老院工作人员正常工作,在入住老人起床的情况下,后门处于打开状态并无不当。发现李父死亡时,距离其自杀已过去近两个小时,采取急救措施已无可能,养老院在报警后立即通知了李某,履行了相应的义务。但自李父手持绳索至从折叠板凳落下的自杀过程毕竟有四分钟左右,养老院在事发地设置有监控,并配备有值班人员的情况下,未能发现李父的自杀行为并采取相应的制止措施,存在一定的违约之处。

  另查明,当日护理部主任请假脱岗与本案无关,事发时每天都有带班领导及值班人员,且每天都要上报,事发后及时通知了其亲属。

  最终,法院认定,李父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,死亡是其自身主观追求的结果,是故意行为,加之事发时为冬季凌晨7点,光线较差。在此情况下,养老院能够发现和制止的程度是有限的,故法院酌定养老院承担10%的赔偿责任。

  综上,石河子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,该养老院赔偿李明死亡赔偿金、丧葬费、误工费共计20556.42元;驳回李明的其他诉讼请求。